9159金沙官网-娱乐场投注平台

文艺作品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9159金沙官网 > 员工生活 > 文艺作品
樊永艳【散文】又闻五月槐花香
发布日期:2021-05-15    作者:樊永艳    来源:新能源科技公司    点击量:364    分享到:

来了,来了!枝枝丫丫竞相绽放!

来了,来了!轻轻盈盈芬芳迷人!

五月,陌上花开。一朵朵,一串串,一簇簇,洁白如玉,清香醉人。每一朵碎小的花都有其独特的美。或张张扬扬全开,吐蕊示美;或羞羞答答半开,欲情故纵;或遮遮掩掩不开,掩眉初探。风儿吹来,全都舞姿婆娑。温婉贤淑姿态各异的仙子啊!


1afe9b675c99a4be942bff729db7f80.png


生命在怒放!在争取那一席的栖息之地!虽然你没有桃花的灼灼其华,没有杏花的风花雪月,但我独宠你,爱你,爱你的素白恬淡、你的朴实无华、你的不娇不躁。不挑地方,不问风雨,无需刻意修剪浇灌,只需一粒种子,便可长成参天大树。这种精神像极了我的故乡人。常年在贫瘠的土疙瘩里刨食,偿尽艰苦却乐此不彼。槐花不管世事如何沧桑更替,你都会在每年的五月如期敲开我的思潮,在那个春荒的年代,你让我初尝人间的温暖……

又闻五月槐花香,除了观赏其美外更重要的是她在我们眼里还是一碗美味的“麦饭”。小时候在陕北农村是吃不到新鲜蔬菜的,槐花在我们眼里尤其神圣和珍贵。

奶奶斜挎着柳条箩筐,一手拿着长木棍,一手拉着我捋槐花。奶奶说:“捋槐花不能捋全开的,全开的不好吃………”不管奶奶如何示范讲解,干活的从头到尾始终是她自己一个人,无论我如何和伙伴们嬉笑打闹,奶奶从来不生气。

做槐花麦饭奶奶是极其细致认真的。先要把捋回来的槐花和树叶分开,再用水淘个三四遍,然后沥干。把土豆去皮洗净擦成丝,然后把两种混合在一起再洒上些面粉拌匀称,等锅里水开后才能放进锅里蒸。这是一项技术活,面不宜过多,也不能过少。蒸的时间不宜过长,也不能太短。但是奶奶常常拿捏的恰到好处。槐花出锅后上面放些葱蒜末、盐醋辣面,最后把油烧红泼上去,那“滋啦”的一声,能把人的魂勾走。拌好上桌,我们姊妹几个围在一起,吃一口软软绵绵,香味四溢。此物只有天上有,人间能有此佳肴?做的时候满锅满沿,吃的时候永远没有奶奶爷爷的份。我们姊妹几个一吃完,嘴一摸,麻溜跑了。爷爷回来永远都黑着张脸:“卖饭老婆子,做多少不够你卖”。奶奶眼含爱意,笑而不语。爷爷洗手另起炉灶,等下一锅好了,轻轻柔柔的唤一声乳名:“来,再吃点!”等再一碗下肚。我们的肚皮圆的不能再圆了。

又闻五月槐花香,只留清香不见人。在外漂泊十余载,此季思念又成灾。

做饭不是我的强项,唯独麦饭做起来得心应手。每到春季妈妈总要从老家给我捎些槐花野菜。在做麦饭的过程中,我十八般武艺都用上,却依然做不出那一碗像样的麦饭。羊肠小道,偿田间野菜,却咋样都爵不出当年碗中的味。 

少年不懂隔辈恩,懂时已是中年人。五月槐花年年开,亲人年年无处觅。儿时围在奶奶膝下承欢,享尽奶孙爱 ,只觉得是寻常事。中年已懂人间恩情,却再也寻不到人间恩人。只道当时不懂其珍贵,现悔恨已晚。此刻只好把思念寄予槐花瓣 ,洒向河流顺水漂。那花瓣上载满我的思念与问候。

槐花是春的使者,给陕北儿女送来了新绿,生机、希望……

我寻不见做一那碗麦饭的亲人,可寻得见槐花精神;朴实奋进,不骄不躁。我们为得一席生存之地,吃常人不吃之苦,忍常人不忍之事。也不枉老一辈的一番教导和厚爱;踏踏实实的做一名槐花人,“不要人夸好颜色,只留清气满乾坤。”


Baidu
sogou